写诗的酒鬼

2018.12.11

好久没写了。

和 @lunaa 聊了会。起初是以为旁边有人所以不是很想写,后来是发现生活总剩些鸡毛蒜皮的事,也不想写了。还是想像从前一样写些很浮很年轻的事,确被生活拉到地上。

合约情人

刚刚和姥姥讲电话,他很惊讶我和飞鸟的沟通——彼此都知道没有未来,并且已经默认了分手时间。

其实关于钱、养狗和未来》里面也说过了。只是他惊讶我之前没有告诉过他,也惊讶我竟然这么冷酷。

昨天晚上又讨论了关于生育和养育后代的问题后,再一次确定,他绝对不是我的“真爱”。一点都不先进。用姥姥的话说就是,我是一个新时代女性,而他还是一个老旧迂腐的旧社会男人。

迂腐到什么程度呢。大把的直男癌言论,就不再多说了,核心思想就是女性应该相夫教子。

其实他讲不过我,但我不想再多费口舌,直接说,我们不会走到那一步,不需要再讨论这个问题。

虽然不是针对他,是他身上的直男癌思想,但看到他生气,也不由得有一丝丝...

如果不能嫁给挚爱,那就嫁给名与利。

© 写诗的酒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