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诗的酒鬼

合约情人

刚刚和姥姥讲电话,他很惊讶我和飞鸟的沟通——彼此都知道没有未来,并且已经默认了分手时间。

其实关于钱、养狗和未来》里面也说过了。只是他惊讶我之前没有告诉过他,也惊讶我竟然这么冷酷。

昨天晚上又讨论了关于生育和养育后代的问题后,再一次确定,他绝对不是我的“真爱”。一点都不先进。用姥姥的话说就是,我是一个新时代女性,而他还是一个老旧迂腐的旧社会男人。

迂腐到什么程度呢。大把的直男癌言论,就不再多说了,核心思想就是女性应该相夫教子。

其实他讲不过我,但我不想再多费口舌,直接说,我们不会走到那一步,不需要再讨论这个问题。

虽然不是针对他,是他身上的直男癌思想,但看到他生气,也不由得有一丝丝...

别人的事

前些天小星星告诉我他的薪资出现了变动——没有那么多了。少不是一点点。

感觉他有点小失落吧。虽然也很替他着急,但别人的事,我也不能随便决定也没权决定。只是在自己的地头轻轻立个flag.

第一份工作不好随便跳槽。至少在没有非常明确下一份非常好的情况下跳槽,并不是特别理智。不过按前公司的氛围和行事风格,他很大几率会变“炮灰”,哪怕上升到中高层,也不一定会开心。或许也是他刚毕业吧,完全没有让人感觉有那种“献媚”的办公室气质。

工作环境影响人的气质和今后的“奴性”。像很让人讨厌的杠精。原来才工作一年。她身上那“领导模样”味儿,浓得不像话。和她之前那家公司有关罢。而且身上的“好员工”表现欲强到令人作...

如果不能嫁给挚爱,那就嫁给名与利。

© 写诗的酒鬼 | Powered by LOFTER